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正文
兰州:守着露天茶摊的日子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2-09-09  

  曾几何时,随处可见的露天茶摊成为兰州市井生活中一道独特的风景。在闲暇之余呼朋引伴,邀三五好友去茶摊坐一坐,一杯三泡台,几瓶啤酒,一边谈天一边举杯,简单却很欢愉;想独处的时候亦可以找一处僻静的茶摊,一本闲书半盏时光,末了再发一句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的感叹。

  “人老了,也走不了太远,就在附近活动活动,找个茶摊坐坐,晒晒太阳,聊聊天,一下午的时间很容易就过去了。”

  持续了整整一周的沙尘天气终于散去,3月17日的天空比往日更显得澄澈,如同诗人饱蘸浓墨的忘情挥洒,在淋漓鲜明间勾勒出一番玲珑剔透的春色。滨河路上的垂柳已经自觉地柔软了身段,鹅黄色的嫩芽释放出一股融融的绿意来。

  张淑英老人到达小西湖公园的时候,其他三位老姐妹已经选好了座位,一片小竹林,将北滨河路上车水马龙的喧嚣隔在了外面,但是一抬头,却能看到孩子们在黄河边放起的风筝,正符合了张淑英闹中取静的心意。座位不远处,一树迎春花正开得明艳,北边是一片不大的人工湖,有年轻人在湖对岸大声唱着情歌,歌声清晰地传到这边来。

  “今天可真热闹,都是被这几天的天气憋坏了。”张淑英欢快地笑起来,要了4杯茶,一盘大板瓜子。王虎臣将茶杯和瓜子送到桌上,又送去一暖壶开水,就算是招呼好了这一桌客人。

  张淑英活动着身体,尽情地享受着春暖花开的惬意,对于像她这个年纪的退休老人来说,冬天太过于灰霾了。“冬天太冷,空气又不好,缩手缩脚的,不愿出门,好容易等到春天暖和了,又是沙尘天气。今天总算是找个好天气和几个老姐妹们一起出来坐坐。”张淑英和几位同伴从年轻的时候就是同事,几十年来交情甚笃,每每遇到风和日丽的晴好天气,总是相约出门活动活动筋骨。

  “人老了,也走不了太远,就在附近活动活动,找个茶摊坐坐,晒晒太阳,聊聊天,一下午的时间很容易就过去了。”张淑英说。

  在王虎臣的茶摊上,像张淑英这样的老人并不在少数,有打麻将的,玩扑克的,下象棋的,也有单纯坐着喝茶聊天晒太阳的。王虎臣只需要给每张桌子上送去一个装满热开水的暖壶,就不需要任何多余的招呼了。

  “天气好的时候老人们想出门走走,但又走不远,一般会到这儿来凑个热闹,时间一久,好多都成了熟客。”王虎臣说。

  李煜铭则是就近拐进来的。他和妻子原本是带着女儿在河边放风筝,看女儿玩累了,夫妻俩便带着女儿进了公园,找个位置喝口茶,休息一会儿。“还有更重要的任务。”李煜铭说。女儿今年上初一,新学期开学没多久,妻子发现女儿的情绪低落,没有了以前的活泼劲儿。“试着问了几次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。”李煜铭的妻子说。因此两人利用周末带女儿出来放风筝:“让她玩着放松一下,再加上今天天气好,公园里环境氛围也相对宽松,跟孩子交流的效果也许会比家里好一些。”

  李煜铭和妻子找了一张紧挨着迎春花的桌子坐下,女儿在花树旁雀跃不已。这幅明快温馨的画面,很快吸引了相邻座位上黄鸣一的注意,成为他镜头中一组春色惹人的摄影表达。

  黄鸣一是兰州交通大学大三的学生,平时是一名摄影爱好者,趁着周末叫了几位要好的朋友,沿着黄河风情线一路走一路拍,寻找镜头中的春色。走得累了,就顺路坐在了王虎臣的茶摊上,几个年轻人很快就组起了一个场子,就着春色,举杯开怀,欢笑声溢满整个茶摊。

  “听这些故事,人们的生活是咋过的。说白了,这个茶摊就像是社会风气和市井生活的一个缩影,啥都能看到,啥都能听到。”

  从中午开始客人多了起来,王虎臣显得格外忙碌。简陋的工作室里摆满了各种果饮酒水,一台正在工作的炉子,上面架着一口大钢精锅,即将烧开的水冒着腾腾热气,供王虎臣休息的只有一张塑料椅子。

  “我一般不愿意坐这里。人多的时候,光烧水都忙不过来。人少时我就坐到外面的马扎上,帆布做的,结实又透气,太阳晒着,躺上半天也不累,摊子看着,茶摊上人们的闲话听着,舒服得很呐!”王虎臣用瓷缸子将烧开的水灌进暖壶里,把有些空座位上的暖壶换回来。这是他每天做的最多的工作。

  在王虎臣的眼里,来到茶摊的人三教九流,什么样的人都能见识到。“老年人在这里图热闹,没钱人在这里图便宜,有钱人在这里图自在。啥人都会来,尤其是夏天炎热的时候,兰州人就喜欢到黄河边上喝个三泡台,这是一种生活习惯。”王虎臣笃定地说。

  来的人多了,故事也就多了。“兰州电视台有个栏目就叫《黄河茶摊》,它为啥叫茶摊?因为茶摊上尽是故事呀!那《聊斋》不都是蒲松龄摆了个茶摊听来的嘛!”几乎每天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,王虎臣都能在茶摊上听到,“不止兰州的,全省的全国的都有,我都不用看电视报纸,就听说了。”王虎臣开玩笑地说。

  也有本身就发生在茶摊上的故事。许多的相濡以沫、老友相聚、或者两情相悦,都被王虎臣看在眼里,“都是些很平常的事情,但是你看得多了,就会觉得这就是人们过的日子啊。”

  当然也会有一些兄弟反目、情人成仇的故事发生。王虎臣印象最深刻的一次,是在两年前的一个下午,一对年轻的情侣来到茶摊,就坐在人工湖旁边的一个座位上。两人从一开始似乎就在争论着什么,后来争论演变成争吵,越吵越激烈,及至最后女孩指着人工湖大喊:“你信不信我从这儿跳下去,死给你看!”男孩先是愣了一下,www.4449422.com,发现旁边有很多看热闹的,愈加恼怒,扔下一句“爱跳你就跳”扬长而去,留下女孩仍然在湖边哭闹。

  王虎臣从来都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听别人的闲话,看别人的故事,从不参与,但这一次他有些忍不住,年纪轻轻的,动不动就要寻死觅活,这一点让王虎臣有些反感。他径直走过去对还在哭啼的女孩说:“姑娘,这个湖不能跳,你要跳下去还得牵连我。要不你就出园子过马路,跳黄河去。”

  女孩愣了一下,随即狠狠踢了一脚旁边的塑料桌子,哭着跑开了。“现在想来我当时说这样的话可真是大错特错了。万一她当时没想开,一个冲动真的跳了黄河,我咋能说得清楚呢?”王虎臣现在有些后怕,但生性耿直的他确实最见不得的,就是年轻人寻死觅活的样子。

  说起发生在茶摊上的故事,王虎臣总觉得讲也讲不完,但归根结底,都是些日常生活中的人情世故。“听这些故事,人们的生活是咋过的。说白了,这个茶摊就像是社会风气和市井生活的一个缩影,啥都能看到,啥都能听到。”

  “我听人说,白塔山公园和五泉山公园都已经开始整顿了,剩下的露天茶摊就只有一两家了。”

  茶摊和茶摊上的故事,王虎臣已经守了整整7年。2006年,王虎臣原来的单位改制,他下岗了,在拿到极为有限的补偿款之后,王虎臣成了一名社会闲散人员。儿子正读中学,家里还有两位老人,只靠妻子一人支撑的家庭生活开始显得拮据。

  “那年我都44岁了,再出去找个工作给人打工,年龄上也没有优势了。”正当王虎臣和妻子为以后的生活愁眉不展的时候,恰好妻子一位朋友家的亲戚,正在计划转让自己经营的茶摊。王虎臣和妻子咬咬牙,凑了一笔钱,将茶摊接手。

  “当时的决定还是正确的。”王虎臣肯定了自己和妻子当年的决定。这几年来,一杯三泡台的价格从当时的8元,涨到10元,现在已经涨到15元。每年到了夏天旺季的时候,赚的钱除了交给公园的管理费和一家人的日常开销,有时候仍然略有盈余。

  “但这是个不稳定的收入,也要靠着天气。像今天天气好,人就多,要是像上周那样的沙尘天气,就几乎没有人来了。去年夏天也不行,雨水天气太多,我们就会受影响。”王虎臣说。

  相对于黄河边的茶摊来说,公园里茶摊的客人要更加固定一些。“老年人相对多些,周围的老年人经常来这里坐坐,还有些老人专门从西固、安宁赶过来到这里喝茶。”有些老人习惯了王虎臣的茶摊,每次进了公园也不往别的茶摊去,总是习惯性地坐在老位置上。

  “经常来的人熟了,就成了朋友了。”王虎臣说。和他最要好的一位老人已是70岁的年龄,老人酷爱下象棋,恰巧王虎臣也是个象棋迷,一来二去,两人便成了棋友。“有一天老人来找我下棋,刚好那天客人少,我们就杀起来了,一玩起来就忘了炉子上还烧着水,水都烧干了,差点把锅底子都烧漏了。”

  还有一次,王虎臣忙着和老人下棋,给新来的两位客人端上茶水和瓜子之后就忘记了收钱,等到几盘象棋下完时,客人都已经走了,王虎臣去收拾桌子,发现茶杯下面压着40元钱。

  “当时心里就热乎乎的。大部分来喝茶的都是好心人,把钱给我压到桌子上,旁边的人看见了也不会去拿。”王虎臣觉得这几年来自己在茶摊上收获的,除了供给一家老小穿衣吃饭的经济来源,还有许多温暖人心的感动。

  但现在,这份温暖和感动中开始掺杂一丝隐隐的担忧。“我听人说,白塔山公园和五泉山公园都已经开始整顿了,剩下的露天茶摊就只有一两家了。我们现在暂时还没有接到正式通知,不知道整顿的里面包不包括我们,也不知道啥时候开始呢。”

  3月6日,兰州市园林局发布了一条整治露天茶摊的消息,本着“还绿于民”的宗旨,兰州市园林局要求在3月底之前,所有园林局下属的各大公园全面整治露天茶摊,尤其是对于占用绿地公共资源的茶摊将全面取缔,除了情况特殊的允许个别存在之外,主景区内除职工食堂外一律不得经营餐饮业;游客服务点,包括茶艺休闲全部入室、入院管理经营,并在导游图上标注。为了满足游客需求,各公园将整合园内资源,保留室内茶室,并新建与园区景观和谐的小木屋、小房子,将一些露天小吃摊点搬进室内,便于管理。

  这道“禁令”,对于王虎臣来说,并不算是个好消息。如今,也只能惴惴地猜测了。